欢迎光临石家庄搬家服务有限公司网站!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常见问题 > 石家庄搬家记:穷人的穷是真穷,富人的穷

石家庄搬家记:穷人的穷是真穷,富人的穷

发表时间:20-07-09 05:42

“在我13岁时,我家里忽遭遇了一场很大的变故,几乎什么也没有了;我寄住在一个亲戚家里,有时还被称为乞食者。”

这听上去很惨,好像鲁迅家遭遇火灾,一夜之间把所有东西烧没了似的。

事实并非如此。

富人说穷,与穷人说穷,是两回事。

穷人说自己家“几乎什么也没有了”,是家里连根草也没有了,富人说自己家“几乎什么也没有了”,是扫扫地缝子,还够吃三年。

俗话说: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破船还有三斤钉。

此话不假。

鲁迅家住在绍兴的富人区——新台门。这是周氏家族的三座台门之一。所谓“台门”,就是有着高台阶的大宅。

20200709053937_18324

这些住在“台门”里的子弟,有个专门称谓“台门子弟”。这个称呼有敬仰,有尊重,也有隔膜。台门内外,有一道看不见的沟壑。

鲁迅出生时,新台门六房已经末落,最后一个耀眼人物是鲁迅的祖父周福清。

周福清于1871年考中进士,三甲十五名,名次不算好,不过,这可是进士,哪怕最后一名,也是精英人才。

周福清在翰林院几年,下放江西金溪知县。从翰林院出来的知县,俗称“老虎班”,没人敢惹。但是周福清脾气坏,嘴巴臭,无人不骂,官场上混的人缘很不好。家里,夫妻不和,妻妾争风,闹得家反宅乱。当了没几年县令,被林则徐女婿两江总督沈葆桢参了一本,革了职。闲了几年,他捐了一个内阁中书,是个没什么外快的小京官,他也不是孤身在京,而是带着小妾,雇着奴仆,薪水够用而已。

他的孙子周作人说:“介孚公(周福清字介孚)在京里做官,虽然还不要用到家里的钱,但也没有一个钱寄回来。”

1592965656438024

周福清宦海浮沉二十年,大约当县令那几年弄了点钱,时间不长,也没弄多。鲁迅说他家是“小康之家”,这话没错,在台门人家,他家确实只是小康,跟普通人家比起来,就不是小康,而是大康。

一个人通常只是跟自己阶层的人相对比,很少与远远低于自己的阶层的人对比。

鲁迅的祖父周福清,一个算盘没打稳,把他家带进了深渊。

1893年,周福清听说主持浙江乡试的是他的同年殷如璋,就想向殷如璋行贿,让他长子周伯宜(鲁迅父亲)和几个亲友的子弟考中举人。消息泄露,周福清被判斩监候,周家变卖家产,上下打点,周福清才保住命。

一位人人仰慕的进士,转眼变成死囚犯。一个堂堂翰林府,转眼变成囚犯之家。此事轰动绍兴城,周家的人出门,人们的眼光跟聚光灯似的,照得他们无地自容。

鲁迅父亲周伯宜是个秀才,受父亲牵连,革去功名,还要忍羞含愧,卖地,典当,给父亲保命。周福清保住命,他又要出钱给父亲租房(周福清所谓的坐牢是在监狱附近租了座房,与小妾、小儿子、次孙、佣人居住),送生活费。

周伯宜染上大烟瘾,卧床不起,也要花钱。

他的长子周樟寿(鲁迅原名)代替他的角色,抱着包袱跑当铺。那时鲁迅才十来岁,身材还没长成,个子很小。当铺的柜台特别高,鲁迅常去的恒济当,柜台接近两米高,小小的鲁迅,踮起脚尖,才能把包袱托到柜台上。

掌柜和伙计坐在高高的柜台后面,打开包袱,对里面的货物评头论足,吹毛求疵,挑够了毛病,才给出一摞大洋。

恒济当老板姓夏,捐过一个湖北粮道的官儿,他经常拿着水烟袋坐在柜台后面,看着那些落魄人家的子弟抱着包袱来典当,心里美滋滋。

有一回,鲁迅抱着一件狐皮袍子来典当。夏老板拿着水烟袋,笑哈哈追出来说:“怪不得人们都说你们周家家底厚,这都几年了,还有狐皮袍子。”说着又是一串哈哈哈。

标签:石家庄搬家   石家庄搬家公司电话  石家庄新华区搬家公司

返回顶部

cache
Processed in 0.006314 Secon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