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石家庄搬家服务有限公司网站!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公司新闻 > 大学生帮老师石家庄搬家后疑中暑身亡

大学生帮老师石家庄搬家后疑中暑身亡

发表时间:20-08-18 09:45

 在帮老师搬家途中,坐在货车车厢的22岁大学生中暑身亡——近日,这则消息引发关注。昨日,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多方采访了解到,该学生为苏州昆山登云科技职业学院的学生小仇,事发当天,确实曾跟一名老师、一名同学一起,去帮一位已离职大半年但私交较好的老师搬运一个旧柜子,并非帮在职老师搬家。同行老师介绍,由于该学生体格瘦弱,搬运过程中并未干重活。而四人乘坐的依维柯货车,前后是贯通状态,第一排3个座位,后面座位被拆掉了,事发当时,小仇与离职的那位老师坐在后面。   

    扬子晚报/紫牛新闻记者 於苏云 施广权 文/摄

    22岁大学生突然身亡

    死者母亲:事发当天和儿子视频,并未发现异样

    昨日中午,记者联系上了小仇的母亲季女士,季女士表示,目前她已回到老家盐城建湖,而小仇的遗体尚在昆山殡仪馆。

    据季女士介绍,小仇今年22岁,身高175厘米左右,身材偏瘦,事发前并没有生过特殊疾病。在季女士眼里,小仇十分开朗、活泼。据介绍,小仇到昆山上学已有两年,虽出门在外,但他跟母亲的联系十分密切。季女士表示:“当天下午5点多,我还跟他视频过。”在视频中,小仇分享了自己比赛获奖的喜悦,并未提起要去帮老师搬家的事。

    事发当天,也就是7月26日晚9点10分左右,季女士突然接到学校老师打来的电话,称小仇生病了。等季女士从盐城赶到昆山时,她才知道,儿子已进了重症监护室。“后来,我听派出所的人说,孩子出事后,先是被送到了巴城的小医院,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后病情没有好转,才转到大医院的。”经过4天的抢救,7月31日,小仇因抢救无效死亡。昆山市第一人民医院死亡记录显示,小仇入院时已出现昏迷、休克、呼吸衰竭等症状。死亡原因诊断系中暑、休克、呼吸衰竭、低钾血症等。

    同行老师:出事学生并未参与搬运,行驶过程中车开着窗

    昨日下午3点左右,记者来到昆山登云科技职业学院行政楼二楼,薛老师向记者介绍了事发当天发生的事情。

    7月26日,小仇参加昆山和台湾两地举办的“海峡两岸”创新创业大赛并获得了二等奖。

    获奖后,7月26日下午5点40分左右,薛老师、小仇、何某和另外一名学生准备一起去吃饭。据薛老师介绍,何某曾经也是昆山登云科技职业学院的老师,但在2019年11月已从学校离职了。“我、小仇、另外一名同学和何老师私交都挺好的,虽然他离职了,但我们平时都是有联系的。何老师最近买了新房子,说想和我们一起高兴一下,一起吃个饭。”

    据薛老师描述,在这个过程中,何某提出他朋友有一个可拼装的旧柜子,想让薛老师去帮他拆一下带回新房。薛老师同意了,小仇和另一位同学也一起去了。薛老师拆完柜子后与何某以及另外一名同学一起搬柜子。薛老师回忆:“小仇的体格特别瘦弱,一米七几的个子,体重大概只有90多斤,我们没让他搬东西,让他帮忙摁着电梯,不要让电梯门关上。”薛老师记得很清楚,当时,小仇手里拿了一块木板,但由于力气不够,木板的另一头拖在地上,货拉拉的工作人员认为这样会把木板弄坏,便拿走了小仇手中的木板,并把木板拎到了货拉拉司机开来的一辆依维柯货车上去了。

    薛老师告诉记者,这辆依维柯货车将后排座椅拆掉了,车内整个空间是打通的,并不存在密不透风的情况。晚上7点40分左右,货拉拉的工作人员负责驾驶车辆,薛老师和另一位同学坐在第一排座位上,小仇和何某坐在后面。小仇和何某就坐在柜子上。上车后,货拉拉的工作人员便从萧林路出发,开往巴城镇。薛老师表示,车子是有窗户的,比较通风。

    当车行驶了20分钟左右,开到城北大道上时,小仇说他手抽筋了,薛老师让货拉拉的工作人员立即停车,但由于当时该路段不方便停车,货拉拉工作人员大概又开了300米后,把车停了下来。车停下后,小仇的手一直处于抽搐的状态,薛老师按摩他的手臂,另外一名同学按摩他的脚。何某从车上下来后,也立刻拨打了120。“从小仇说他的手臂抽筋到何某拨打120,中间大概隔了10分钟。”

    120急救中心的工作人员表示,现在暂时没有急救车可以过来。于是,薛老师、何某打了一辆车,带小仇去了昆山市巴城人民医院。

    在昆山市巴城人民医院,医生给小仇进行了心电图检测、吸氧。做完后,医生说:“这里现在没法做CT,我建议你们转院,到昆山市第一人民医院。”于是,薛老师立即拨打了急救中心的电话,不一会儿,急救中心派来了一辆救护车。薛老师说:“在巴城人民医院内,我们大概待了20分钟左右。”

    到了昆山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急救中心后,薛老师交了3000元急救费。医生给小仇拍了脑部CT,并没有发现出血的情况。“我当时一直在忙着交各种费用,大概第二天凌晨3点之前,小仇被转进了ICU。”

    据了解,小仇被送进昆山市第一人民医院当晚,医生告诉薛老师,怀疑是“中毒”,随后,医院对小仇进行了血液检测,发现并非中毒。“后来,医生跟我说可能是脑膜炎,可能是中暑……”

    7月27日中午12点左右,薛老师才离开了医院,去派出所做笔录。薛老师前前后后一共去派出所做了3次笔录。薛老师告诉记者,直到现在为止,学校和小仇的家人已进行了3次司法调解,都没能达成一致,本来是有第4次司法调解的,但是,小仇的家长取消了这一次调解。取消的具体原因,薛老师也不知道。

    货拉拉培训门店:公司规定后车厢不可以载人

    昨日下午三点半左右,记者来到位于昆山市玉山镇新南中路上的货拉拉苏州昆山培训门店。

    记者询问,在拉货时,后车厢是否能够载人?工作人员明确表示:“不可以!我们公司有明确规定。”但是,如何对这项规定进行监督,该工作人员却没有明确介绍。

    各方反应

    医院>>

    家属亲自来登记才接受采访

    昨日下午四点半左右,记者致电昆山市第一人民医院,想进一步了解小仇在医院治疗的详细情况。该医院办公室工作人员得知记者采访来意后表示,他们了解情况后再跟记者联系。约半小时后,该医院工作人员打来电话表示,因保护病人隐私不便接受采访,除非家属带着身份证到医院办公室进行登记。

    公安>>

    事件正在调查中

    据了解,事发后,季女士已到昆山市公安局科技教育园派出所报案。昨日,记者致电昆山市公安局,相关工作人员表示,事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。


返回顶部

cache
Processed in 0.007517 Second.